【房產新鮮事】 連發霉的房子都租不到 租屋歧視將老殘病弱勢逼向絕境

作者王彥喬 | 風傳媒 – 2015年12月14日


高樓林立、光鮮亮麗的都市中,永遠有那麼一些角落照不到陽光。公共住宅政策近年來成為台灣候選人關注的標的,租金補貼或許可以解決某些經濟弱勢租屋的困境,但像是老人、身障者等弱勢,卻是有錢也找不到房子安居,而公共住宅或許是解救這些置身於陰暗角落者的幽微曙光。

蔡英文的政見提出8年20萬戶公共住宅,當中的20%到30%提供給身障、單親等社會弱勢居住,10%供給中低收入戶,朱立倫的公宅政見則尚未提出配置比率。若以2011年內政部調查的6類弱勢族群對象來看,弱勢包括低收入戶、中低收入身障者家庭、中低收入老人家庭、單親家庭、18-25歲離開安置機構青少年、育有未成年子女3人以上家庭。

究竟公共住宅的對象應該鎖定在哪一族群是個大辯論,這涉及政府的社會福利網要網住什麼樣的人、給予什麼樣的政策配套。長期關注弱勢族群租屋問題的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服務部主任馮麗芳,擁有多年協助弱勢租屋者媒合的經驗,平均一個月約有30件弱勢租屋案,「但從今年1月到10月,成功媒合的只有20多筆」;換算下來,媒合率只有7%,相當的低,主要原因仍是市場對特殊族群的嚴重歧視。

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服務部主任馮麗芳常協助弱勢租屋,但由於市場對特殊族群的歧視,媒合成功的機率相當低。(王彥喬攝)
房東不租身障者 違建也不給住

「違建也不給住」,這是馮麗芳第一線服務的經驗談,她曾遇到的案例阿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重度肢障者阿梅原住在政府提供的國宅中,領取低收入補助,但因找不到保證人,國宅處沒有辦法續約,便要求他遷出,阿梅因而流落萬華街頭,原本阿梅也無所謂,因為早就習慣了,直到今年社福中心再度找上阿梅,表示若再不租屋,就要取消低收補助,但找房的過程對阿梅而言卻是一場噩夢。

阿梅的雙腳與一隻手重度肢障,只能坐電動輪椅進出,口條也沒有一般人清楚。崔媽媽基金會協助找房子時,打了數通電話,好不容易在大同區找到一戶有無障礙設施的套房,雖然房子狀況差、沒窗戶、有霉味,但至少還是個可以安睡的所在,沒想到,阿梅以前曾住過該社區,熟識的管理員將阿梅半夜常常病痛送急診的前例告訴了房東,幾位房東從此將阿梅列入拒絕往來戶。「所以那棟大樓再怎麼多戶,他都沒有份了,通通會幫他擋掉,完全沒有辦法承租任何一間」,馮麗芳透露無奈。

後來好不容易在中山區找到另一位能夠接受阿梅的房東,願意出租有無障礙空間的套房,無奈電梯太小,裝不下電動輪椅,阿梅也只能望屋興嘆。
無障礙空間難尋 找房子處處碰壁

林阿姨是另一位飽受社會歧視的身障租屋者。她目前住在北投舊公寓2樓一處10坪大小的屋內,透天厝沒有電梯,上下樓若無人揹,就得在樓梯上一階一階用手撐著爬,出遠門則需靠康復巴士載送,平日裡除了看病,足不出戶,由政府社工單位定期照料,不足的部分則每月花1萬自請看護。我們前往探訪的當天,她用了全身力氣爬到窗邊,將鑰匙從2樓窗戶丟給在1樓馬路上等待的我們,而光是爬到窗邊,已花了她5分鐘的時間,移動起來相當辛苦。

林阿姨住在沒有電梯的透天厝,行動不便的她,要下樓一定得要人幫忙。(曾原信攝)

她已在這住了7、8年,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後就沒了工作,雖然領有低收入戶與身障補助,但仍無法按時支付房租,抵押的2個月房費用罄後,房東準備調漲租金,並要求她儘速搬走,從今年7月催到12月,本月下了最後通牒令,只准住到月底;林阿姨帶了一個領有智能障礙手冊的女兒,下個月會在哪,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怕又要回到車站、公園。

而最無助的是,林阿姨遇到的問題,絕非用錢就能解決。起初,她申請到政府的租金補貼5000元,很是高興地要去租房,但卻遇到房東不願意讓她遷入戶籍,深怕出租的房子無法享有較低的自用住宅稅率;之後當林阿姨與屋主約好了前往看屋,房東一見她坐輪椅出現,就算已經收了訂金,仍表示不租了,或改口已經租出去了,事後卻發現招租廣告依然高高掛著…。

林阿姨領取低收補助,能接受的房租價格本就不高,已像網子篩選掉租金過高的房子,偏偏台灣的中古屋多,無障礙空間難尋,即使是電梯大樓,也常要先跨過一、兩階樓梯才能上電梯,不然就是輪椅迴轉空間不足、出入口停滿機車,對於林阿姨來說,這些房子都是吃不到的糖。
房東也有苦水:我又不是慈善機構

「我又不是慈善機構」,房東面對弱勢族群,其實也有許多苦水。馮麗芳提到,讓申請租金補貼的弱勢者住進來後,可能會有很多麻煩,要顧吃喝拉撒睡,又怕行動不便的房客在房內跌倒,或是身障者的工作不穩定,造成欠租、逾期不搬,這些都是國家制度給不起的保障,社會又怎麼能去要求房東無償付出愛心?

林阿姨無法透過房仲帶找房屋,因為必須再付至少半個月的佣金,她根本付不出來,但自己主動看屋,又得飽受社會歧視的眼光,談起租屋已讓她深感懼怕,種種高標準的租屋條件就像一張張密網,阻擋她擁有遮風避雨的屋簷,也篩掉她想生存的願望,由於遭遇居住困難加上生活困頓,讓她幾度想輕生,她哽咽地說,「租屋就像做噩夢一樣」,訪談過程中,兩行淚似乎沒停過,對她而言,政府到底在哪裡?居住何時談得上正義了?

對於林阿姨來說,租屋就如同一場噩夢。(曾原信攝)

馮麗芳曾多次為像林阿姨這樣的身障者找房子,只是打電話尋求無障礙空間,10通也找不到1間,甚至有萬華地區的教會牧師有意出錢、出名,租下一戶在電梯大樓內的屋子讓幾位殘障教友居住,教會也願意擔起照顧的責任,但房東一聽到房客是一群身障者,還是不放心,作罷不租了,「租屋難不難?非常的難啊!」
房東擔心變凶宅 「終於把奶奶趕走了」

另一個租屋困難的族群是「老人家」,令人驚訝的是,在租屋市場中,50歲開始就是被歧視的對象,即使是高學歷的老人,也必須承受歧視的可能。

馮麗芳曾為多位老人家轉介租屋,但要帶「奶奶、爺爺」前往看屋時,只能在電話那頭向屋主表示「要帶一位『阿姨』、『伯伯』過去」,還得趕緊補充說明自己是房客的朋友協助看屋,以免房東為爺奶貼上能力不足、無法打理自己的標籤。到了現場後,還遇過房東用嫌惡的口氣對老人家說,「你可以嗎?你進得來嗎?」馮麗芳說,「講到後來,房客也是有自尊的,也會說不要租這間了」。但這僅僅是房客面對社會嚴重歧視時,無法改變現狀的微弱反抗。

要是房東在電話中問到阿姨、伯伯幾歲?馮麗芳也只能說「看起來」的年齡,若是如實告之就會被打槍,「你要是50幾歲,房東都會有點遲疑了,60、70歲或許還有機會去現場見個面,80幾是高危險群,會被說『年紀太大,不要啦!』」馮麗芳熟稔地陳述第一線為老人找屋的困境,「為什麼50歲還沒有房子?」接下來房東一定追問工作,「做什麼工作?收入怎麼樣?幾個人住?有家人嗎?」這些都是房東為保障自己權益的提問,本無可厚非,但每問一個問題,對長者而言,往往就少一分租房成功的機率。

那麼,身體健康、收入穩定的長輩就能租到房子嗎?馮麗芳曾為一位70歲左右的方奶奶找屋,高學歷的方奶奶是退休教師,領有固定月退俸,定期繳交房租不成問題,但無家人照料且常自行烹飪,房東將屋子租給她後便反悔了,向馮麗芳抱怨自己晚上睡不好覺、怕老人出事,還打電話責罵協助的社工,想盡辦法找議員、警察要趕走房客,最後還幫忙找其他屋子希望能把老人移走,如願後甚至大呼「我終於把她趕走了」,讓馮麗芳又氣又無奈。她能理解房東對房屋可能變凶宅的擔憂,卻又氣竟用這種手段去排斥一位老人。
感化少年、受暴單親媽媽、原住民也租不到房子

此外,還有為躲避家暴而租屋的單親媽媽,糾纏不清的前夫可能前來潑漆、砸屋,剛離開教化安置機構的青少年,容易回到暗黑環境加劇行為偏差,都是不受房東歡迎的族群,而愛滋病帶原者、原住民、外勞等,則容易引起鄰居側目,施壓屋主,部分屋主也覺得「怪怪的」,趕房客是早晚的事。

台灣目前仍沒有租屋專法,租屋法規散在《民法》、《消保法》,或只能交由市場自由運作,對租屋雙方的保護都相當薄弱,動輒出現弱勢遭欺侮的情形。對於有租屋需求的弱勢者,政府除了每月的租金補貼外,仍難解決房東與房客間的矛盾,社會歧視仍普遍存在於租屋市場。

弱勢族群在租屋市場常常受到歧視,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服務部主任馮麗芳有深刻體會。(王彥喬攝)

媒體上偶見善心人士願意低價出租房舍給弱勢,是特例中的特例,馮麗芳提到,「大家都願意捐錢幫忙,一旦涉及住的問題,除非房東認知屋子就是拿出來做善事的,才有可能去包容,如果這個房子的價錢還在,有霉味的房子都不願出租給他們;因為將來房子賣不掉,就是燙手山芋,讓房東去承擔,真的很為難他們」,而總是依靠房東的「惻隱之心」也絕非辦法。

蔡英文規劃的20萬戶公宅中,有2到4萬要透過民間空屋釋出,朱立倫也有高達10萬戶,即便是政府包租代管空屋,都無法排除房東不願租給老人、殘障者的歧視問題,「政府是不是要把這些都承擔起來?不然向民間承租來,他一樣怕老人會死在裡面、身障者在裡面跌倒,即使給房東更多的補貼,房子的價值一旦沒有了,誰來補償?」這又豈是政府給房東的租稅優惠能夠弭平的?
國外老弱殘可「加籤」抽公宅 台灣厚愛年輕人

「我從來沒有看到哪一個國家公宅的優先目標竟然不是老弱殘,台灣一開始的目標竟是年輕人」,這是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走遍世界各大城市的觀察,日本為單親、殘障、老人等受社會歧視的申請者「加籤」,香港為申租者族群分類,越弱勢者排序愈前面,但柯文哲的興隆公宅卻是讓「20-46歲青年」加籤,讓有錢也租不到屋的老弱殘與一般戶「比運氣」,難道這就是柯文哲認定的居住正義?又或者是帶有政治味的決策?彭揚凱直指方向錯誤、無法苟同。

台北市的公宅厚愛年輕人,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對此不以為然。(陳明仁攝)

「政府的包容性都不夠大了,你要民間怎麼去包容他們?」馮麗芳面對社會現況,充滿著無奈。由於柯文哲的公共住宅,設定60%提供給45歲以下的民眾申租、蔡英文設定60%到70%給一般戶,均以一般戶與青年為大宗,馮麗芳表示,現在租屋網上越來越多房東只接受45歲以下房客,「政府帶頭歧視,會讓更多人去歧視這些老人」,最終導致能力越差的弱勢者越租不到房子,生存也更困難。

傳統觀念認為「有土斯有財」,因此多數民眾仍希望能擁有自己的房子,根據內政部統計,國人自有住宅率高達8成。但在高房價的今天,已有些年輕人漸漸願意接受一輩子租屋,Stacey就是個擁有新穎觀念的32歲台北租屋族,他認為「有土未必有財」,不購屋就能提高每月租金的額度,享受更好的租屋品質;然而,當得知年老後會遭受租屋歧視後,她很快的打消了一輩子租屋的念頭,「還是買吧!」

面對租屋市場的年齡歧視,Stacey打消了一輩子租屋的念頭。(陳明仁攝)

顯然,老齡租屋歧視的現象,已影響到年輕人的購屋動機,畢竟台灣絕大多數的人仍擁有自有住房,沒有房子的高齡者,房東很容易就將他與工作不穩定聯想在一起,「房東會覺得你怪怪的,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若政府能在老齡租屋上給予更多保障,或許也就多少除去了年輕人對不買房子的憂心。

行銷

Phasellus facilisis convallis metus, ut imperdiet augue auctor nec. Duis at velit id augue lobortis porta. Sed varius, enim accumsan aliquam tincidunt, tortor urna vulputate quam, eget finibus urna est in au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