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新鮮事】 吃別人吃不了的苦、享別人享不到的福

文/楊馨(Penny Yang)

我發現不管在哪個年代,怎樣的經濟發展氛圍,都會有一股為當下所謂「國家未來就靠你們了,年輕人」而發聲的聲音出現,為那個世代的年輕人,或打抱不平,或責備輕視。


當我們五、六年級生剛剛進入社會工作的時候,時常得聽四、五年級前輩的抱怨,說我們這一代是在生活寛裕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沒見過什麼叫真正的苦日子,所以做事才會吃不了苦。

那時,他們口中所指的「寬裕」的日子,可能只不過是三餐溫飽,每餐飯能吃得上肉。而我們只要工作表現稍有差池,換工作或是偶爾上班因故請假、遲到,「溫室裏的花朵」是當時用來形容五、六年級生最常聽到的用詞。

五、六年級生轉眼現在已成了社會上的中堅份子,職場上的主管甚至自行創業的大、小營利事業負責人,上來的七、八年級生就是他們口中那些不堪一擊的「草莓族」了。七、八年級生,成長在一個資訊發達,家中兄弟姊妹較少,父母平均受過教育比例較高的年代,(五、六年級生的父母,還有不識字的呢!)

照理說,他們的成長條件又更好了,可是同樣的,他們也被上一代抱怨輕視和遣責。

這是一個很詭譎的循環,每一代人,都容易陷入這種循環的迷思;上一代人認為自己的年代含辛茹苦,下一代人則感嘆自己的年代是生不逢時。

其實,任何事情都有它一定的規則,拿經濟來做比方,通貨膨脹是必然的現象,物價隨著年代不同所以價格不一樣也是一定的!

台灣是個依賴做貿易出口生意的海島國家,景氣的好壞,時常會因國際時局的改變或動盪而受到影響,進而再影響到人們工作薪資的高低,至於大家最為垢病的房價,如果你不固執的把眼球一定要放在台北市,而且還要放在精華地段,再來高喊幾輩子不吃不喝也沒有房子,如今方便的交通建設,台北以外的週邊城市,大有物美價廉的房子可以挑選。

在原地唉聲嘆氣的人,到老了還是只能在原地嘆氣唉聲,連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了,何況是一個新世代!大家常說五、六年級生是最幸運的一群,因為正處在國家經濟起飛的時候,錯!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二、三年級年有更多的機會,因為他們身處的年代正是國家物資缺乏、需要開發的時候。做物資生意買賣的廣大性和利潤更勝過於買幾間房子來租人,或買賣幾間房子的那些投資客!

所以結論是,無論你身處任何年代,成功真正最大的因素只在「人」,其他的不過是考驗而已。

當我剛出社會,窮到身上只剩下50塊的時候,我沒有埋怨過是因為自己生錯了年代,我來自一個窮困的單親家庭,我沒有問過上天,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富爸爸,家裏面能出錢替我買一間房!我一天工作16個小時,連假日也沒浪費!因為我知道,人的體力會受時間的限制,不趁年輕的時候多付出,年紀大一點,想多做也會力不從心了。

從大學畢業23歲出社會一直到33歲這十年,是我人生中為了替自己求一個未來好的前途,最辛苦的十年,這十年我除了一天16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剩下的時間就是睡覺休息。我沒有出國旅遊、逛街購物、買鞋買包、大精彩小確幸,但也因為這十年所吃的苦,我打下了之後在經濟上、在工作上、在事業上的穩固根基,所以現在當和我同年齡的人仍在為五斗米折腰的時候,我已經可以悠然的來去於山水間,重拾年輕時來不及做到的夢想,練字、寫作、(我在年初出版了一本「宅女飛揚心」,裏頭有描述我如何辛苦努力,最後圓夢的過程,有空大家可以去找來看看)、看書、彈琴,甚至重做文學創作,重啟30萬字的長篇小說,即使有人認為是風花雪月之事,但也是我用之前的風霜雨露之苦換得的雅事!

我的時間不必再出賣給任何人,因為在之前,我已經比別人花了雙倍甚至三倍的辛苦,將它們全賣掉了。

我吃了別人所吃不了的苦,自然現在可以享別人所享不到的福。真正的福氣不是金錢物質慾望上的滿足,物質只是一時的,真正享的福是「自由」!可以自己安排自己想做什麼事情的「順序」,然後從容的去做,心靈上、時間上,完全的自由不受捆綁,這才是財富帶來的人生意義。

先問問自己,你真的有為了自己的未來拼盡全力了嗎?你吃了幾分苦?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自然也不會也白白吃苦!

行銷

Phasellus facilisis convallis metus, ut imperdiet augue auctor nec. Duis at velit id augue lobortis porta. Sed varius, enim accumsan aliquam tincidunt, tortor urna vulputate quam, eget finibus urna est in au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