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房市拉回整理 並無泡沫化之虞

過去房價高漲,常以「泡沫十大指標」衡量,最近房市急凍,成交量大幅萎縮,還有泡沫問題嗎?


「房市泡沫十大衡量指標」是緣自日本1991年房市泡沫破滅,導致東京商業區地價跌幅高達87%,住宅區跌幅亦高達65%,其後即不斷追蹤探討日本經濟「失落的十年」(LostDecade)之主要緣由,俾免國內房市與經濟重蹈日本覆轍;台灣房地產自1990至2003年這段不景氣期間,金融機構逾放比率亦曾高達11.74%,有鑑於此,乃加緊努力蒐集國內外房市轉折之關鍵指標,而在十五年前即逐漸彙整為今日常被引用之「房市泡沫十大衡量指標」,這些指標,中國房地產業者也經常引用。

自從這十大指標公布之後,已有不少研究單位引用,而「股感知識庫」最近幾年都會根據這「房市泡沫化十大指標」,再對照財政部、內政部及房仲業的相關數據提出最新調查報告;最近一次發布則指出,依然有九個項目都超過標準值,顯示今(2016)年雖然房市進入盤整,但是房價仍處於高點。

不過,台灣房價是否存在泡沫危機?根據我所列的「十大房價泡沫評量指標」來看,跟「股感知識庫」所發布的調查還是有些微的不同,主要原因在於去年與今年轉變速度很快,因此,依目前之市場現況,超標項目應只有六項左右。

在2012及2013年的房市高點,「房市泡沫化十大指標」確實有九項超標,而引發台灣房價是否崩盤的「紅色警戒」,但我也須強調,當時,即使十項指標都超標,房市也不一定泡沫化,主要原因在於資金氾濫與超低利率所使然。

另一方面,台灣房市早已有「前車之鑑」,也就是1990年股市衝上萬點行情後,不少人口袋滿滿,將股市賺的錢大量投資房地產,而造就房市的高點;但萬點行情隨後出現大崩盤,連帶地也讓房市走跌,至2002年底才盤整完成,期間長達十二年。

這十二年的空頭,過度擴張信用的上市櫃建商倒閉連連,銀行也因為建商的土地融資及建築融資而被迫擁有不少房地資產,當房價跌落谷底,銀行也因為手中的不良資產過多,而引爆系統性風險,不少民營銀行因超額放貸而衍生財務黑洞,最後,不得不被購併;而當時,「金拍屋」、「銀拍屋」及「法拍屋」可說是滿天飛。

建商及金融業有此「前車之鑑」,當2003年房市開始反彈後,建商已不再貿然嘗試高財務槓桿,而銀行在信用融資放貸上也明顯較謹慎。

因此,當房市在2007年來到一波高點,當時的「房市泡沫」疑慮再起,而隔年因美國發生「二房事件(房地美、房利美)」次貸風暴,進而引發全球金融海嘯,也讓台灣房市出現拉回走勢。

當時,看似房市泡沫快要破了,但政府於2009年大幅調降遺贈稅至10%,有效將海外資金導引回台,反而再造高峰,榮景再延至2013年,直至政府推出各種打房措施,尤其是台北市祭出囤房稅之後,房市從2014年即開始出現急遽轉折。

而急凍後的台灣房市,現今「房市泡沫化十大指標」的超標項目已略為減少,大約只有六項左右;但就如我所指出,前幾年即便十項指標都呈超標「★」,但房價依舊沒有泡沫破滅之危機,頂多只有「超額供給」之隱憂,並呼籲當前建築產業應格外留意「流動性風險」。

而由房市年移轉棟數從四十萬棟,急速萎縮至去年的29.3萬棟,也沒出現房價崩盤,關鍵即在於過去十二~十三年的房市多頭,銀行都非常注意系統性風險,且中央銀行也擔憂經濟「硬著陸」,而緊盯各銀行的放貸。

從去年迄今,僅發生幾起小建商跳票事件,沒有發生連鎖骨牌效應,以往房市空頭時,「法拍屋」量急遽增加,惟截至目前為止,仍未見爆量量增情形。

至於「房價所得比(房價/所得)」偏高的情況,以及房貸本息>家庭收入三分之一等六項評量超標情況,基本上只要景氣持續滑落,這些數據將會逐漸調整,惟若欲其合乎國際標準,只有一句話:「回不去了!」

行銷

Phasellus facilisis convallis metus, ut imperdiet augue auctor nec. Duis at velit id augue lobortis porta. Sed varius, enim accumsan aliquam tincidunt, tortor urna vulputate quam, eget finibus urna est in au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