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新鮮事】香港回歸20周年/高房價問題難解 也埋下隱憂


 聯合報 記者沈婉玉╱即時報導

香港青年Lan曾到台灣念書,畢業後回港,深受高房價所苦,最近想到台灣居住。 記者潘俊宏/香港攝影

居高不下的房價造成貧富差距擴大,年青人買不起房,想住公屋要排隊;租不到公屋的家庭只好租屋,但收入追不上房價,也追不上租金,租金負擔非常沈重,不少人被迫長時間通勤或蝸居在「劏房」(狹小的分間樓宇)中,社會不滿在擴大中。

港府接連推出打房「辣招」,為何都沒效?何俊傑指出,美國量化寬鬆(QE)、中資及低利率政策,讓熱錢湧入香港推升房價。地產商、金融業、有房族不希望房價低,以填海賣地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港府,也不希望房價低。推動中的港珠澳大橋等基礎建設,也帶動房價上漲。

前UBS(瑞銀)董事總經理、前開發工銀總經理曹為實指出,開放大陸移民後,20年來香港人口增加了14%,需求高也讓房價跌不下來。大陸有錢人去香港置產炒房也是高房價的重要因素,前台灣花旗銀行總經理、東亞銀行資深顧問陳子政說,香港是一國兩制,大陸富豪基於風險分散考量,都會想在香港買房。

「年輕人靠自己幾乎不可能買的起房子,」前巴克萊銀行董事總經理楊應超舉例,香港半山地區隨便1戶40坪左右的舊房子,都比台灣指標性豪宅帝寶貴,工資跟房租幾乎差不多。金融業待遇較高,但一般職員、秘書薪水較低,只能住公屋或每天花1個多小時通勤。

楊應超說,房價一直漲讓香港貧富不均的問題愈來愈嚴重,「不上車(買房),車就開了(一直漲)」,漲到現在連他也買不下去。

「房子是拿來住的,不是拿來買賣賺錢的」,何俊傑說,港府雖提出10年興建20萬公屋的計劃,但每年2萬戶的速度根本無法解決燃眉之急,應有中、短期的房屋措施。

社會服務聯會建議政府學習荷蘭的做法,利用閒置土地,與非營利機構或社會企業合作,興貨櫃式過度性房屋。比利時政府利用減稅、租金補貼等誘因,資助非營利機構成立社會房仲,以低於市價的價格包租住宅單位,再分租給有住屋需要的人,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也是港府可以借鏡的方式。



社會服務聯會認為,政府應介入租屋市場,重設租金管制,限制租金增幅並保障租客的租住權,讓租戶有一個穩定的居住環境。

Joanna窩牛網特約作家

Phasellus facilisis convallis metus, ut imperdiet augue auctor nec. Duis at velit id augue lobortis porta. Sed varius, enim accumsan aliquam tincidunt, tortor urna vulputate quam, eget finibus urna est in au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