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新鮮事】 觀察站/高房價、高物價 但逃離不了台北.

聯合晚報 本報記者陳熙文


近年台灣薪資水準未見提升,年輕人對薪水的期望值已經下降,圖為街頭的年輕上班族。 報系資料照

我國薪資水準低,工時卻高於國際水準已是長年來為國人所詬病的問題。根據勞動部統計,我國受僱員工每人每月名目薪資為1509.7美元(約新台幣4萬5623元),不但低於美國,在亞洲也低於香港、日本、南韓與新加坡。若以購買力平價計算(PPP),台灣的薪資在亞洲也低於南韓和新加坡。

在工時方面,台灣勞工去年平均總工時2034小時,雖然近十年來已減少137小時,但仍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平均1763個小時為多。

在低薪資、高工時的雙重夾擊下,年輕人所面對的是日益增加的物價和房價。根據衛福部所公佈的資料,全國最低生活費已攀升至1萬1448元,台北市的最低生活費已高達1萬5554元,等於多數人有一半的薪水要花費在維持基本生活之上。再加上台灣全國平均房價所得比高達9.46倍,一般台灣人光是生活和房貸的支出,就讓荷包吃緊。

這是蔡政府上台以來拚完了年改、前瞻後,不得不正視的挑戰,也是選民當初給予新政府所寄與的厚望,期待能為年輕人開闢出新局面。

然而,除了薪資與工時兩者所交織的勞動問題,蔡政府更需要注意的是,當大都市擁有最多工作機會與資源時,勞工就不得不離開家鄉,到大城市與高物價和高房價拚搏。

從勞工退休金新制提繳概況就可以看出,台北市的平均薪資為4萬3437元,薪資水平僅次於新竹縣和新竹市,遠高於高雄市的3萬2985元、台南市的3萬2520元和台中市的3萬1412元。

然而新竹因其科技重鎮的特殊性而薪資居冠,非科技勞工還是得投入大台北圈生活。難題是當多數產業與機會集中在北部,一旦選擇離開的時候,勞工可能面臨的是放棄陞遷、放棄高薪等抉擇,迎來的卻是更低的薪水,和依舊買不起的房子。

除了低薪的問題,政府也應同步改善南北與城鄉發展失衡的問題,否則勞工在都會區面臨高房價與高物價的壓力,即便逃離都會區,也會面臨更低薪的工作環境。

Joanna窩牛網特約作家

Phasellus facilisis convallis metus, ut imperdiet augue auctor nec. Duis at velit id augue lobortis porta. Sed varius, enim accumsan aliquam tincidunt, tortor urna vulputate quam, eget finibus urna est in augue.